围炉Go

游戏怀旧灌水,风渡平生友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

冒险等级 >
lv4:骁勇善斗的战士
moli2728.8公会排位:32公会授予36位冒险者A级手册
段位特权:
1:允许复制页面内容-普通-
2:进行魔晶打赏
3:上传MP3等更多格式文件
4:发布文章展示紫辉头像与ID
- 职业专精 -
吟游诗人

吟游诗人

远山,冰原,荒沼,恶灵与火龙 你站在酒馆的中央,伴着竖琴高歌一段过往,四周鸦雀无声 施礼而去,众人从梦幻的冒险中醒转 掌声如雷鸣高亢 -转职条件- 一:发布文章 二:获得点赞

投币

|投币:0回|获赏:4回

那一年,我还在上小学,应该是国庆节的假期期间,去了豆瓣胡同老姨家。

每年的节日假期,都会去姨家亲戚们聚齐儿。孩童时期我非常喜欢这样的家庭聚会。

表妹见到我很高兴,虽然聚少离多,但只要见面在一起玩得就很开心。

她高兴的跟我说“哥,我爸买了个游戏机,你玩过吗?”

我听到后,心里以为是妈妈在单位跟同事借的游戏机。就是卡带上带三个拨钮开关,通过拨动不同的开关,形成不一样的组合来换游戏的游戏机。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1小时候玩的游戏机类似图中这款吧

(我一直以为是雅达利游戏机,但在查找以前所出的2600 5200 7800三款机型没有一款是我小时候玩的样子,就连手柄我都忘了什么样了。但游戏我看到的却是和小时候玩的画面一致。看来山寨主机,几合一的卡带早在任天堂红白机之前就已经有了)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2

“玩过啊,我在家里就玩过,嗯,一盘卡可以选择八种游戏吧?”我说道。

“是吗?我家的那个游戏机卡带里也有八种游戏呢,晚上吃完饭咱们一起玩吧。”表妹说。

我心里对这个并没有太在意,以为跟我自己在家里玩的游戏机是一样的。

但没想到的是,在吃过晚饭,叔叔(表妹的父亲,因为他和我们玩得开,并且很幽默,所以我们叫着亲,并没有当姨夫看,一直没有改过称呼)把游戏机拿出来时,我知道我错了,这是我在放学后跟小伙伴们一起在包机房里玩的同一种游戏机,红白机!

叔叔连接好游戏机打开电视,我看到了卡带上面彩图显示着八种游戏,再看卡背面有游戏名称:“水管一代、水管二代、轰炸队、挖金块、气球岛、街头小子等。等叔叔把卡带插进主机后,我熟悉的超级玛丽的画面映在电视上了。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3

那一宿,我们玩的很开心,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里面有的游戏还支持双人双手柄攻关,比如气球岛,两个人操作两只气球小鸟,来踩别的小鸟头上的气球,并踢入水中,最后变成两个人的决斗,互相闪躲攻击让大家紧张又欢笑,偶尔会被水中的鱼吃掉,这随机发生的事件也给大家一种意想不到的惊喜。另一个是街头小子,你打头我攻击腹部,把对方打进未盖井盖儿的井里,楼上扔花盆不小心挨了砸,或者警车经过被逮捕,这更是让大家欢乐加倍。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4

过后再一想,水管一、二代分别对应的是马里奥兄弟和超级马里奥兄弟。

卡里的一款游戏,当时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深刻印象,但是在后来几次去姨家玩游戏的时候,发现了这款游戏也很好玩。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5

游戏开始是一架白色战斗机在星空背景的甲板上起飞。随之而来的敌人是一排“小斧子”,然后是“铜钱”再往后还有“仙贝”等其他各种各样的飞行物。

星空下,会有基地背景,碉堡要塞类的元素是可以击毁的。当这些元素击毁后,会形成一个大窟窿。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6

中间还有屏幕四角出来聚在一起组合的小boss,说是小boss,完全是个披萨盒子,挨打的份儿。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7

每到一定流程,会有boss出现,像个大饼干,依旧是被挨打的份儿。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8

如此循环,敌人会变了颜色,走位及攻击方式也会与之前或快速或变化,随机出现的基地碉堡要塞也变了颜色。

这个游戏让我觉得好玩的原因是在多个敌人攻击时自己下意识的神走位,躲过了就开心,并且自己在增加僚机组合后子弹稍稍加强了一些开始击毁各敌人和碉堡时,乒乒乓乓的声音以及满屏幕基地被毁的窟窿,我脑子里一直认为这款游戏的名字是卡带背面写的“轰炸队”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9

那时候也不懂英文,(你现在也不懂啊?!)多年后,在寻找这款游戏在网上找到时终于知道游戏的名称是《STAR FORCE》是Tecmo“脱裤魔”这个公司的早期作品。

其实,我自己觉得这游戏的很多敌方角色很像各式各样的饼干,干脆别叫星际力量了,就叫“饼干大战”吧。

曾在3DO上玩过一款真人扮演的射击游戏,《MAD DOG》疯狗,全程真人影像,说来奇怪,个人觉得这个游戏只是第一次见到很新鲜,实际玩的时候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通过背版就可以通关。所以对这个游戏没什么可说的,但游戏以真人影像的方式还是让我记住了它。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10

当时在游戏柜台前挑了一款游戏,应该也是在杂志上介绍过的吧《CYBERIA》生化悍将。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11

将游戏启动,先是一块绿如翡翠的长方形3d大板在太空中被激光扫射在上面刻字,不一会儿形成了开发商的logo “INTERPLAY”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12

游戏进入前先要输入存档名称及选择游戏难度和谜题难度。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13

进入后在一片碧绿的海面上一艘气垫船疾驰而来,镜头一转一个戴着大框墨镜的主角出现在画面中,酷酷的。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14

到了某基地,以主角的视野见到一个眼镜男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阵后,就可以操作下船的主角了。

刚刚操作这个主角,还不能得心应手操作他。已经让我兴奋的怪叫起来。给哥哥吓了一跳。在我当时的感受是不知道按了什么键就见到游戏画面中的人物可以流畅的像真人一样走动,一点都不像3D画面里的人物(那时候并不知道有动态捕捉这一技术)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15

在走到某个岔口,一个金发女说了句什么,我们不知道怎么操作,就在这里不停的重复着失败读档……我跟哥哥急的不知道怎么办。

后来摸索着才知道,按方向键转身后,剧情会让主角把武器子弹卸下扔给金发女才会正常通过。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16

之后就是两人狂跑,然后骑上摩托式的炮台在海上站桩式的攻打飞来的敌机。这一场战役印象中打了很久很久,经常会被敌人击沉。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17

这场站桩式的枪战打完,中间的剧情忘记了,眼镜男后来驾驶封面那款颇具科幻感的三角形的战机开始激烈的空战。

这时候的游戏方式类似《VR特警》《死亡之屋》类的操作,所有的画面是剧情推进的,就是飞机如何飞行是电脑控制,你不用管,你只需要负责移动光标射击屏幕上四面八方出现的敌机即可。

时不时四面八方飞来的敌机,让我手忙脚乱,但在游戏中射击时,展示飞行中的画面冲击感魄力十足,在游玩过程中,时不时切换由第一人称变为第三人称飞机穿梭桥下山谷等画面,更是让我玩得热血沸腾。

就这个看似简单,对我来说实际难到摔手柄的游戏,我打了无数遍,却始终没有通关。当然我是动作苦手人士。毕竟不是鼠标控制,在3DO手柄十字键上瞄准精度上真的很难驾驭。

有时间有心情的话,我还是想在PC上用鼠标试试是否能通关这款游戏。

哥哥的同事,曾购买了一台欧版的DC,拿到单位宿舍在休息时与同事们一起游玩。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18

欧版的DC和日美版最大的不同是蚊香标志是墨蓝色的。

我个人认为DC上移植的《死亡之屋2》还是很完美的。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19

相比土星版的1代,那简陋的满屏锯齿马赛克,跟街机版简直是两款游戏。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20

2代的画面真的很精细,感觉没比街机差多少。当时玩第一关时,还真被这无头拿着大斧子的怪物惊着了,身穿钢甲,子弹打上嘡嘡嘡的,质感逼真。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21

哥哥说,他这位同事就可以用手柄在选择hard难度的情况下通关《死亡之屋2》在我看来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先不说用手柄左手控制准星,光说右手不停地点按发射键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吧?又RELOAD又射击,又没有连发键,全靠手指高频率地按键,有几个人能应付得来呢?

曾经在街机厅看见一个学生,用光枪把2代一币通关就已经觉得很了不起了,更何况是用手柄打这款游戏呢?

96年3月份的《家用电脑与游戏机》杂志中,曾介绍了一款太空科幻第一人称的恐怖射击游戏《太空异形 血天使的复仇》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22

杂志介绍这个游戏有一整页,游戏截图很少,文字介绍居多。我马上去各个电玩店里去寻找这款游戏。终于找到了。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23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24

原名应为太空弃船,EA出品,在刚开始EA的logo出现后,一个异形就用利爪将其撕碎了。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25

异形是蓝色身子,有尾巴,除了双腿,还有四只爪子,张牙舞爪,这样子让我想起了螃蟹。(铁血战士说,不像我不像我……多丑啊)但这异形头部和背部,有些发紫灰颜色的皮肤又让我觉得很恶心。

游戏是一款第一人称3D射击游戏,画面风格很DOOM。穿着机甲在密闭的空间里像是迷宫一样探索迎击异形。

左下角的雷达,会实时观察异形的行踪以及队友的站位。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26

画面血腥,如果击毙异形,就会看见满地的碎zhi与墙壁上所溅的肉浆……那异形还是蜂拥而至,我很少能坚持到最后。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27

游戏上来是两个门,选择左边的门类似VR训练模式,我在这个选项可以探索一部分迷宫。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28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29

总觉得迷宫像是一个地下图书馆或者酒窖,当然不是真的有书和酒。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30

这是机甲战友,身后的背景很像书架子吧?

在训练模式中,偶尔可以见到别的队友出现在别的区域被异形攻击,这时候要帮助队友,如果置之不理,之后你也容易被异形干掉。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31

选择右边的门后,会在屋里见到统帅和其他战友,这时候总觉得满画面充满着宗教的仪式感。

据说每次战役过后,可以升级自己的军衔,并可达到最高统帅,可是我却连第一关都过不去。

每一次选择这个战役模式,在一上来就可以安置各个机甲的位置,我以为可以选择操作第几个机甲,但没能成功过。

我经常第一个岔路口都没出去,就被一个接着一个的异形的敌海战术给耗死了。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32

游戏中的各个机甲有自己的攻击武器,攻击方式有枪、火焰喷射器等和近距离的格挡或电锯或电棍等武器。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33

经常子弹无法击毙的异形冲到眼前就只能用电棍来格挡和肉博了。运气好的话可以电倒异形,但这种攻击方式撑死了只能连续用三次,之后可能是无法充能,就被异形的爪子挠死了。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34

这么看来还是左门的训练模式有意思,因为可以探索迷宫,并且时不时地传来队友无线电的声音,或轻松聊天,或报告现场情报,甚至有被异形所杀的惨叫声等,在密闭空间里的氛围感十足。

这个游戏,后来看了看资料,貌似战锤40k跟这个游戏有这千丝万缕的关系,后期这款游戏也推出过策略战棋类等游戏,因为后期没有玩过战锤,我对这个就不评判了。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35

战锤系列衍生出很多分支,我看见那桌面纸牌棋类游戏,真觉得太牛了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36

当然,如果真的跟战锤有关系,也许这篇长文的题目就会改为《战锤40k的前身,30年前的3d射击游戏是什么样子的?》了。

上述这两款游戏,应该都是先出的PC版吧,然后移植到了3DO上,再往后土星PS平台貌似也有。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37

说说这个封面,当年买3DO的D版光碟的封面只是上图的上半部异形的图片,后来在网上查找这些游戏的原版光碟时,发现都是竖条版的,不是平时看到的CD盒大小的包装,看来得有收藏欧美原版游戏的朋友给科普一下了。

虽然没有打通,现在看来生硬,晦涩,甚至可能无趣。但在这个次世代先驱的游戏机上,在那个年代,能玩到这两款游戏,还是让我的记忆里的某一个角落永远存在着它们的影像。

因为那个年代游戏与现在相比,相对较少,精品也不多,即使玩D版也不像现在满游戏库中成批成批的游戏可供选择。以现在的眼光来看,这两款游戏确实不算优秀,但,我想经历过那个年代的朋友会有体会,即使再无趣,难度再高,我们还会坐在电视或电脑旁将那些游戏一遍一遍的重复攻关,即使只是那一小段流程,也是重复重复再重复地乐此不疲,这也是年少时觉得时间总是那么多那么缓慢,现在却已经静不下心来沉浸在某款游戏中了。

游戏生涯中,总会因为某种原因,或这款或那款的游戏没有通关,但这并不影响它们在我心目中的精彩。就像小人书连环画现在没有多少人会喜欢了,但不妨碍它在我心中与如今的绘本、漫画同等的伟大有趣一样,都是时代的产物,它们都是我难忘的趣味情怀。

忘不了和家人们一起游玩FC时的快乐,那种合家欢的快乐也许再也体会不到了吧?忘不了叔叔玩超级马里奥在蘑菇王国那多连跳通关让我们一起鼓掌。忘不了我在同头顶位置往问号箱上跳跃登箱让家人们惊呼绝技时骄傲的心情。TV GAME那种全家人参与的欢乐蜜月期也许只有任天堂在那个年代能带给我们​。当然,WII和SWITCH也是如此,也许他们会给现在的孩子烙上难忘的​回忆吧?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38

这是今年春节,我侄子、外甥女和她爸爸四人一起玩switch上的《基佬大作战》欢声笑语,也许有一天他们会想起这一年的春节有多么开心吧?

最后放个小彩蛋,感谢你阅读到现在,几张游戏开头的艺术画,很有氛围感。来结束今天的回忆吧。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39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40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41
30年前两款科幻美式3D射击游戏,又是赛博,又是异形,难死我了-围炉Go-42

 

本篇由 I小力丸YOU 发布-围炉Go

签名:我的志愿是做个GAME店长,每天赚了钱就玩GAME,今天NS明天XSX后天PS5,大家直夸我:丸子你找到了生命的真谛
30
0
来留下评论交流吧!x